【ls】一个短小的pocky game

#短小#
#ls底层画手跳槽日常#
#意识流#
#ooc属于我#

“嘿larry,快点啊!”
“别磨磨蹭蹭的,这可不像你,larry!”
……

lar可以对上帝发誓,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糟的情况。
到底发生了什么?oh!
愚蠢的聚会,该死的游戏……还有自己倒霉的运气。
朋友间的小聚会……还有传递pocky的游戏——嘿,到底是谁发明的这个愚蠢的游戏?真是有够无聊的——这也是直接导致了现在尴尬局面的原因之一。
他们围坐成一圈,一根pocky棒被叼着传递,越来越短:设计这个游戏的人一定是想让最后那两个幸运儿来一场命定之吻。
如果这见鬼的幸运儿不是他和sal那当然不错。
……
lar转身面对sal盘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以将身子前侧。
唇间叼着的那根pocky已经短的可怜,没可能再支撑到第三个人来接过它了。也就是说——
幸运儿,larry和sal。
他们起哄的声音乱成一片,lar僵着身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人能告诉他现在是不是该真的去吻自己的老友。

sal在看着他。
少年的一双蓝色眼睛藏在义肢的阴影里,看不出情绪。
义肢——他的义肢很酷,自己曾经这么说过的。
sal的双马尾总是绑的很整齐,嘿,他永远比自己会打理头发。lar瞥了一眼自己额前几缕散落下来的发丝,这么想着。当然了,他对此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自从这个少年走进他的世界里,自己就开始围着他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孩儿吸引了自己的全部注意。换句话来说——
我真为你着迷,老兄。

lar在蓝发少年的注视下显得有些窘迫,有些想要缩回去。
最多就是被惩罚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耍赖将pocky一口吞下的准备。

然而这时,sal忽然动了。

他看见少年熟悉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那双总是隐藏在阴影中的眼睛与自己正对着,从来没有这么近过。同时,lar感觉到叼在嘴里的pocky轻轻撞上了什么,不一会儿,被另一股力量钳制住,往前拉动了一下。

他甚至来不及松口——
自己的唇撞上了什么冰冷而坚硬的东西,pocky断了。
——是sal的义肢。他想。

如果没有这个义肢,sal的唇一定是温热而柔软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身后其他人的尖叫起哄声在他吻上假面的一刻爆发到了顶点,但lar却像什么也听不见。
他在看sal的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将老友的眼睛看的如此清楚。
天蓝色的双眸,颜色相当清澈,既像天空,飘浮着轻盈的云彩——又像溪水潺潺,透明,清可见底。
有时或许会像翻起风浪的大海,隐秘而危险,却又总能如那海中的漩涡一般将自己深深卷入。

错落有致的瞳纹仿佛是天空中的星河,璀璨动人。
这个少年的眼中,有闪烁的星辰,还有无边无际的大海。
“咚。”
lar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咚。”

呆呆的愣在原地,直到sal主动嚼了嚼那一小段pocky,主动退后。
还好lar的皮肤并不怎么白,在昏暗的光线下并不怎么明显——
他的脸在发烫。

一个青春时期的小小插曲,或许时至今日也早已经被忘却了。
只是lar那夜没有看到另一个人微粉的耳廓。

-END-

评论(2)
热度(75)

© ⭕️长生_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