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From the ocean(1)

#性转注意#

#海盗船长lar女士x贵族淑女sally小姐#

#为了方便名字全部用中文译名,有微修改操作#

#年龄操作可能有#

#在ooc边缘放飞自我#

.

.

.

.

.

One.序列

 .

.

.

.

-如果说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

-那么历经艰险你我理当受到祝福。

.

.

.

.

.

睁开眼,还是一成不变的景色。

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床幔顶部。

.

房间还算宽敞,布置的比较低调。虽然看上去并不华丽,但只要懂行的人一看就能知道,这间房里的东西都价值不菲——最起码不是普通人家可以享用的起的东西。

缀着流苏的丝质窗帘拉的紧紧的,即便如此阳光还是从窗帘的底下漏了进来,悄悄的洒进屋内。

房间靠近中央的位置有一张罩着纱幔的大床,床上隐约躺着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动了起来,似乎在枕边拿到了什么东西,搞鼓了一会儿,将它戴上。

忽然,床幔被一只手拨动了。

.

那是一只白皙细嫩的手,手指修长,指甲圆润。单凭这一只手,不难猜出它的主人是何等美貌,即便不是天姿国色也不会太叫人失望。

那只手拨开纱幔,露出了落在小臂上的宽松的白色睡裙袖口。

紧接着是从掀开的真丝被中露出的及脚踝的睡裙和一双玉足——

那个人影坐到床边了。

终于,那只手——它主人的脸从纱幔下露了出来。

.

不,确切的说,并没有露出来。

少女的身形娇小,裁剪合身的睡裙巧妙的贴合在她的身体上,显示出了她优美的曲线。

开口较大的领口设计让她露出了美丽的锁骨和脖颈,那美丽的弧度像是一只优雅的白天鹅。

那蓝色的,光亮而柔软的长发从她的肩头垂落,显得她的皮肤更加嫩白。

.

那漂亮的脖颈向上,却不是一如期待中貌美的容颜,而是一具隐去了真容的面具。没有太多复杂的修饰,仅仅只是一副挖空了眼部的面具,在右眼上有简单的色块。

面具虽然简单,但是精致的五官做工彰显着它仍然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

.

面具下她的双眼隐藏在阴影中,让原本天空一般蓝色的双目显得更加深邃。

.

她坐在床沿发了一会儿愣,随即赤着脚上前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突破了遮挡瞬间布满整个房间,为她的长发镀上一层浅淡的铂金。

.

面具的表情永远是固定的,永远是那张冷静精致的脸,只有她的那双眸子能够流露出自己的情绪。

因为阳光突然而然的刺激而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明亮的窗外是人来人往的热闹的街道。

.

马车、行人。

.

她沉默不言,这才缓缓的走回床前,拉响了铃铛的拉绳。

装扮整齐的侍女推开门抬着水,端着盛有衣物的盘子走进来为她梳洗。

.

蓝发少女很快便被打扮好,一身装饰低调又不显得过于素淡以至于失了身份。蓝色调的长裙,缀有薄纱装饰的小礼帽,显得十分优雅。饰以俏皮的一贯的双马尾,也不至于显得过于成熟老气,仍然有少女的年轻朝气。

“请您用餐。”

侍女推着餐车走进房间,将精美的餐点排布好,随后走出了房间。

少女在几个侍立一旁的女仆注视下动作优雅的进餐,一言一行都符合自己的身份。

.

侍女们走在铺着红色地毯的走道里,小声交谈着。

.

“萨莉小姐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一直戴着面具啊——”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

新来的小侍女走在另一个女仆身侧,悄悄的说着。

对她们而言,主人拒绝自己的侍奉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它常常意味着——这背后有着一段故事。

“是的,小姑娘。”

“萨莉小姐啊……”有侍女也和她一样压低声音说着,“她早年经过一场事故——对,那场可怕的事故——夺走了夫人的生命,还——”

“还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那场灾难让她的脸……”

“天哪,上帝……愿上帝能祝福她……”

无论是新来的小侍女还是那些已经工作了好些年岁的侍女们都一阵唏嘘,毕竟毁去容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这意味着她必须承受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和难以嫁到一个自己心仪人家的悲惨。

即使她是贵族家的女儿,但是又有谁会愿意接受一个脸庞仿佛被撒旦诅咒的女人作为妻子呢?

听闻萨莉幼时是个相貌无比精致的女孩儿,理应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如果现在的她称得上是美人,那么前来求婚示爱的人应当已经踏破家门了。

.

少女端坐在那里,腰背挺的笔直,看上去却有些孤寂冷傲。

 


评论
热度(30)

© ⭕️长生_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